麻将之祸

觉海慈航
觉海慈航
觉海慈航
1037
文章
0
评论
2021-11-0520:09:05
评论
4,581 1866字

陈大惠:这个老师在台下看了这三天,跟主办方交流她的感受,这个老师过去一直喜欢打麻将,您给我们讲讲?

观众:是的,那个时候,大部分的时间都沉迷在牌桌上了,最令我痛心疾首的就是……
陈大惠:那个时候多大年岁?
观众:那时候也就四十来岁了已经。
陈大惠:四十多岁,就是天天在麻将桌边上过日子?

观众:上班之后的空闲的时间,几乎都浪费在那上面了。(恶游戏,屏勿视,蔽聪明,坏心志)。我的妈妈身体也不好,患有糖尿病,父亲是肺病挺严重的,去看望他们的时间很少,有的时候去了也是简单地聊几句,匆匆忙忙地就走了。那一次父亲又一次病重住院了,住了二十多天,但这二十多天我一直在玩麻将,那几天几乎都是大姐二姐在伺候爸爸,哥哥和弟弟在跑腿,干一些送饭(的事),还有个姐姐也是经常去陪爸爸唠唠话,我去的次数真的是很少。有一次我去看望老父亲,我父亲笑眯眯地说,这是我的小女儿,她虽然来的次数少,但是她心很好。(恶事恶物,败坏人伦,污染心性,貌似娱乐,毒害巨大,绝对远离)。
陈大惠:实际上您是在家里打麻将?(观众:是),根本不去照顾父亲?(观众:是),那后来父亲病很重?

观众:是的,后来有一次,我正在牌桌上玩牌的时候,我的先生打来电话说,你赶快来吧,这次可能真是不好,好多医生都在抢救。我那时候真是心思还在麻将桌上,嘴里头说着好好好,腿几乎都没有动,还在玩牌。后来又过了一会,我先生又打来电话说,你再不来你会后悔的!我先生脾气一向很好,这次他的口气我觉得不对,可能很严重,我就急忙跑到了市医院,到那之后,我舅舅还有我的姐姐哥哥们,都已经在老父亲的身边,老父亲已经奄奄一息了。我跑上前去拉住父亲的手,父亲已经什么都不认得了,但是我们姊妹六个,他在临终前,确实是喊着我的名字咽气的,这是真的,你们都可以去问。

陈大惠:为什么会这么着迷打麻将,那爸爸已经病危了?

观众:那时候怎么说呢,可能是像咱讲的那个,人想学好太难了,但是一旦陷入到这一些深渊里面,(陈大惠:坏的习惯里面去),对对对,很难解脱自拔,真的是。
陈大惠:我们问一下,您在打麻将的时候,一开始是不是也用钱?

观众:是,最初的时候玩得很小,一毛两毛的,后来就一块两块,真是这样的,(陈:再到后来呢?)十块、二十块都要玩,在最后的时候更疯狂,有的时候就一百、二百的玩。

陈大惠:那您最多的时候输过多少钱?
观众:最多的时候一场输过上万。(普劝天下,男女老幼,不要玩牌,不打麻将,没有好处,沾染赌博,败家害人)。

陈大惠:我们常常跟大家讲,家里要是有一个好媳妇,旺三代,我们不知道,你要娶一个坏媳妇,那是败三代,当场就败。那么三天的论坛听完了,请问你有什么样的感受?

观众:接触传统文化,不是刚接触,我之前已经有将近快一年时间了吧,这次我的感触特别的深。
陈大惠:头一次听这样的论坛?
观众:对对对,虽然头一次听这样的论坛,其实我已经戒掉这个牌已经一年多了。

陈大惠:一年多不打麻将了?
观从:不打了,牌友们他们真是很羡慕我,很佩服我的勇气。然后我现在也是经常抽空去看望老母亲。
陈大惠:那些牌友们还戒不掉牌?

观众:戒不掉,我今天就是鼓起勇气来,我就是昨天给一个牌友打电话,他身体也不太好,我说你过来听听,传统文化真的是很好,能救人的命,能叫人重生,但是他说哪有那么好的事情,我正在来牌。
陈大惠:他不相信?

观众:他不相信,我昨天晚上一夜没睡着,三点的时候我起来,然后我就跟老公说,我说我不要面子了,我说这是好事,我把我的受益、感受,我要给人们说。
陈大惠:现在借这个机会,您给大家讲讲忠告,打麻将甚至到了不顾父母的地步了,扭曲到那个程度了,没人味的地步了,您给我们讲讲,给他们说说忠告,打麻将对人的害处。

观众:其实打麻将的害处,我那些牌友们都知道,经常也是烦恼,吵,脾气暴躁,每次都要说戒戒,但是他们都没有戒掉。在这里,我是真诚的呼唤这些沉迷于赌博、打麻将的这些人们,你们都赶快醒醒吧,我真的就是很好的例子。

我过去啥样,现在接受了传统文化教育以后,又是啥样,我把我的身心精力都放在我的家庭上,支持爱人,伺候爱人。以前的时候,老是为这个家务还跟爱人争吵,现在我心甘情愿的我伺候他,袜子什么都不让他洗,然后呢对孩子更好了。我的儿子去年考上了上海的复旦,是通过正常的考试考上了的,我就跟儿子说,儿子你要好好的学弟子规,妈妈活了大半辈子了,才知道老祖宗真的是太伟大了。

陈大惠:是,我们也特别的希望电视机前的观众,包括在座的各位观众,能够早日把这些不良的嗜好都放下来,早日成为有道德的人,你成为有道德的人,你家里幸福。我们感恩这位老师现场忏悔和作证,谢谢。

匿名

发表评论

匿名网友